妈妈我终于学会了爱你

摘要 妈妈我终于学会了爱你爱生活女儿快乐地拉住我的手,仰着小小脸庞、亮亮眼睛,对我说:“妈妈,就算你弄坏,或者弄丢了我最心爱的玩具,我依然很爱你...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妈妈我终于学会了爱你

爱生活

女儿快乐地拉住我的手,仰着小小脸庞、亮亮眼睛,对我说:“妈妈,就算你弄坏,或者弄丢了我最心爱的玩具,我依然很爱你。”

我笑了。但又有点儿想哭。

爱妈妈是一个人的本能吧。我是什么时候开始,丢了这如同呼吸、吞咽、举手投足般的本能呢?

是从发现她不快乐,并筹划使我和她一样不快乐开始吧。当然彼时我看不到事情的本质,只知道在家中步步是坎,样样皆错。自我认同感低到鞋窠里。

我曾经以“受害者”的身份,单枪匹马顺藤摸瓜,侦看我妈的人生何以尴尬若此。答案并不复杂:无非在原生家庭缺爱。人生拼图缺胳膊少腿,自然跌跌撞撞。

当然很同情她。但我更嫌弃她成人后缺乏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个儿从泥潭里提溜出来的勇气。

有心理学家宣言:你不必非要爱你妈妈。因为这是世界上的各种关系中,唯一非人为选择,而莫名其妙被强捏在一起的。

我觉得好有道理,但是我做不到。我来自那里,那里即我。不爱自己的父母,等于通往幸福的最大心门被堵塞。就算迂回找到其他999扇门,仍然无法与这个世界直面相对,畅快沟通。

曾经逃避,躲藏。亦曾勒令自己立在那扇紧闭的门前,身体一动不动,心事川流不息。当然,除了心力交瘁、目肿筋浮,我一无所获。

如果女儿不爱我,我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现在我不爱我妈妈,我仍然对自己不依不饶,这就是传说中的蜡烛两头烧吧。我很棒,但不需要那么完美。李尔纳说:“切勿寻找答案,让答案来找你。”我决定放自己一马。

有一天,我在一家时装制作沙龙跟一条裙子较劲。量身、绘图、算量、裁剪、锁边、加衬、缝制、上拉链、缝扣子、熨烫……原来手工制作一件衣裳远比想象的复杂太多,而我时间有限,还要赶很远的路去接女儿下幼儿园——我忽然非常、非常、非常地想念我妈妈。

因为我自小崇拜的我爸爸的意见,更因为她本人的默许乃至帮衬,我妈一直被认为是个笨拙的女人。但是,小时候,她为我做过好几件可爱的衣裳呢。

我想象那时比我现在还要年轻的妈妈,一边照顾着厨房里正在煮的一锅热汤,一边在缝纫机上飞快地咔哒咔哒低头忙碌的样子……丈夫和女儿马上就要回来吃饭,而她那么想赶着把这件小衣服做完,让女儿穿上开心,以至于被针扎到了手……我忽然明白:她已经很努力了——至少没有比我更不努力。她只是她自己。

她又住院了。第N次住院。我曾经讶异于她如此“爱好”住院,每每入院都谈笑风生宾至如归。还曾对她屡入重症监护室颇有怨怼:早年间求您去锻炼、旅行疏散身心,您都抵死不肯,原来是为着如今每天花着1万多元遭这么大罪。

但这次,我去看她。看她从身上插着各种管子昏迷醒来,第一句话居然还是:“你外公喜欢你六姨,不喜欢我。给她买自行车,不给我买。给她买皮鞋,给我买布鞋。”

要搁从前,我必心烦意乱:“妈,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你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如果我没有犯过错,就可以拿石头打她。所以,我只有微笑倾听,握住她的手:“哦,是这样的呀。”

她安静地点点头,说:“我有点饿了。”

我小小的女儿深爱我,绝非因我完美无瑕,只因为她不评判。是的,这很难。仿佛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为纠结着、焦灼着、苦楚着彼此评判——就像我的父母曾经给予我的,而我又原样奉还。

既往不咎,未来不迎,我只知此刻,你是我妈妈,你是你自己。而我,从头到脚、铺天盖地地爱你。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1-07-19 08:20)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