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青年的“快餐婚姻”,到底该怪谁

摘要 从前,农村离婚率很低,因为“丢人”。现在,农村已经成为闪婚闪离的重灾区。而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他们利用春节假期结了个婚文/豆角随着社会的...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从前,农村离婚率很低,因为“丢人”。现在,农村已经成为闪婚闪离的重灾区。而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他们利用春节假期结了个婚

文/豆角

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把脚步迈出了自小生活的村落,走进城市的各个角落。他们不再像前辈们一样把种好田当成自己的人生目标,而是希望在城市的各行各业中找到更理想的就业方向。

小陈就是这样来到一座繁华的大都市,在一家电子厂找到活汁。由于没上过大学,他能找到的都是流水线上的体力活,但每天上班下班、去食堂吃饭、在集体宿舍睡觉的生活,还是让他感到很新鲜。

虽然工作跟城市接上了轨,感情生活却无法同步。

小陈这样的条件,在城市的年轻人中,没什么竞争力。长得一般,收入较低,看不到前途。城里的姑娘自是不敢想,就是同在厂里打工的农村女孩,也不会把目光放在他这样的农村青年身上,她们希望能和城市青年结婚,实现城市梦。最不济,也要找个不是流水线上的、有点技术含量的。

这样混了两年,小陈的父母坐不住了。在农村,小陈这个年龄,必须有对象了,家里也必须后继有人了,否则就是孩子没本事、家长没正事、不是正经过日子人家。

在确定儿子无法自由谈个女朋友回来后,小陈妈把说媒的请进了家。

小陈家在村里,条件算可以的,父母对他也比较宠爱,相亲之前还要到了姑娘的照片给小陈看了一下。其实无论看不看照片,小陈都没什么想法。村里的规矩,他是谙熟的。对于自己必须尽快解决婚姻大事这件事,他也是认同的。毕竟,没人想当剩下的那个。

很快,小陈的婚事就基本订下了,在他还没亲眼见到姑娘的时候。但小陈知道,他这个条件,配这样的姑娘,挺合适的——家境比小陈略次,长得也般配。其他的,并不在考量的范围内。

春节到家第二天,两个年轻人就被安排见面了,事急从简,从见面到过彩礼到正式举办婚礼,只用了七天。

婚礼之后,小陈也结束了春节假期,回到厂里继续打工。新婚妻子也跟着他出发,开始全新的生活。两人租了一间小房,住在一起小陈才发现,媳妇脾气很暴,令他难以招架。不久,他们有了孩子,经济上捉襟见肘,媳妇变得更暴躁了。

吵架、吵架、吵架。原本就不太多的感情,很快见了底。刚断奶的孩子被送回奶奶家抚养,夫妻二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却形同陌路。

有一天,妻子终于提出离婚。小陈慌了,赶紧告知父母及岳父母。陈家父母自然不希望儿子离婚,让他好好哄媳妇,该认错认错,该服软服软。岳母的表现则很冷淡,说你们爱咋咋的,我们管不,。

后来,小陈才知道,妻子已经有了新的追求者,条件比他好太多,出手阔绰,也很会花言巧语。对方甚至已经得到岳母的默许,抛开其他,有了那样的女婿,儿子的彩礼钱也就有了着落。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小陈做什么,都已经无法留住妻子的心。他说不上怎样伤心,就是很茫然,不知未来该怎样走下去。他按祖辈的规矩结了婚,却没有得到像祖辈一样白头到老的结果。而小陈的父母则在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儿子这场婚姻,花光了他们一辈子的积蓄,却落得一场空。毫无疑问,他们再也没有能力给儿子再娶一个媳妇,而刚会爬的小孙子,往后也只能由他们照顾。这一切都令他们欲哭无泪。

小陈的妻子呢,在看到更大的世界、拥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之后,想追求建立于爱情之上的更加理想的婚姻,也在情理之中。但那个无辜的孩子,也成为她心头永不愈合的伤疤。

那么这场失败的婚姻,到底该归咎给谁?盲目地、毫无感情地走进婚姻,才是一切不幸的源头。

◎得罪不起的儿媳与成功男人的醒悟

文/天涯

由于我国失衡的性别比例,2020年已有3000万光棍。女性在结构上成了稀缺性资源,彩礼也随之水涨船高。

“娶个媳妇掏空了一家子”令不少农村家庭面临难以估量的焦虑,一旦男性“重返光棍”,他们将无法再次承受婚姻的支付成本。

在这种情形下,“农村儿媳”成了一群惹不起的人。

小梁就是其中一员。按当地规矩,婆家倾尽所有外加借贷,给小夫妻在镇里买了房还买了车。小梁夫妻不承担任何婆家因婚嫁产生的债务。

家里的农活,基本由公婆担当,小梁婚后大部分时间住在镇里,等到怀孕、生了女儿,更是在镇里常住了。农忙时,丈夫会回去帮忙。种子化肥钱,公婆出大头。秋收时,两个家庭的收入又会算得很清楚。

等到女儿大了,上幼儿园的钱也由公婆出,平时买这买那也不能少,少了小梁就会念叨,甚至给脸色。

女儿去幼儿园,小梁仍旧闲在家里,美其名曰要接送孩子。零花钱不可以少,孩子在园里的时候,她就和一群姐妹在家里打牌,公婆不敢说半个不字。

开始丈夫偶尔还有抱怨,小梁总会大闹一场,说自己嫁的多亏,别人的公婆多有本事,别人的老公多能赚钱,哪个姐妹再嫁有多风光,吓得丈夫再不敢多言。

小梁这样的媳妇,在农村媳妇中屡见不鲜。更有甚者,有一对老夫妻,在给两个儿子都娶了媳婦、在镇上买了房后,因为二儿媳生孩子又不肯跟公婆一起住,老两口只好在儿子的小区租了个车库住,白天去儿子家带孩子。

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任何微词,每天都很有干劲。因为村里不少人家,儿媳妇都走掉了,而他们的两个儿子,都还有完整的家。相比之下,他们感受到了幸福。

但有时候他们也会感到迷惑,为什么以前离婚是件丢人的事,现在却没人当回事了呢?!以前的姑娘,哪敢想离婚,可是现在,都是女方提出来呢!邻村的老李家,小儿子结婚才一个月就离了,尽管女方退还了彩礼,老李家还是损失了将近十万元,要了命呢!

在农村婚姻中,种种因素叠加,男方的劣势越来越明显。当然,偶尔也有例外,比如小郑。

小郑家两个孩子,姐姐已出嫁。郑家在村里属于中等,就是儿子结婚不必占用女儿彩礼的那种家庭。

小郑第一次相亲就动心了,因为女孩长得特别好看,性格也很温柔。但女方家庭贫困,还有一个弟弟,所以提出让小郑家出双份彩礼,一份给姑娘,一份给姑娘的弟弟。

在当地,这并不是很稀奇的事,但对郑家来讲,的确比较困难。然而一见钟情的小郑实在不舍得放弃。当父母的,怎会不了解儿子的心,为了让儿子得到幸福,他们咬着牙四处借钱。

借钱的滋味,没有不难受的。有几次,小郑跟着父母奔走,他说不上话,父亲不会说话,都是母亲跟人家赔着笑脸、做着保证、写下借条,还要听一箩筐的话。走了很多家,才终于凑够了。

中途小郑几次难受得想放弃,但一想到心爱的姑娘,想到姑娘等他迎娶的话,为爱痴狂的年轻人强忍内心的煎熬,眼睁睁地看着父母受委屈。

婚后,因为不愿花白了头发的父母那么辛苦地还债,小郑决定跟好友出去打工。在工地做水暖,很辛苦,但收入不错。更主要的,小郑为人机灵,很会来事,渐渐地,竟然能自己包到一些小活。

然而有一次他回家,恰巧撞到小舅子从妻子手里拿钱,看着两人尴尬的笑容,小郑一下子明白了:他拿回家的钱,应该有不少流进了媳妇的娘家。同时,身边的新朋友听说了他双份彩礼的故事,都很震惊,认为简直匪夷所思。朋友的态度令小郑更加堵心,从此,见到妻子和她的娘家人,心上都像扎了一根刺。

几年后,小郑的生意已经颇有起色,他跟妻子的关系却越来越淡。无论妻子表现得多么主动,都没能阻止小郑远走的心。闹到最后,妻子讥讽道:你就是有钱烧的!

小郑承认:钱越多,我越忘不了当初我爸妈借钱时受的那些罪。一件件道来,说得眼圈都红了。

妻子听了,怔在那里许久,最后喃喃道:你都没跟我说过……

为了拔掉当年那根刺,小郑在有了能力之后,选择去寻找心中更理想的婚姻。

但感情从来不是完美无瑕的玫瑰,总会暗藏各种刺。夫妻关系也不是掰手腕,谁劲大谁说了算。

一段和谐的婚姻关系,需要的不仅仅是妥协。曾经都有那么珍贵的一见钟情了,怎么就不能再多付出一点耐心和坦承,换来一个婚礼祝词上的百年好合?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1-01-28 08:38)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