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家庭教育赢过世界

摘要 家庭教育是国家竞争力的基础,这种说法一点都不夸张。芬兰政府赋予家庭较大的教育责任,家长带孩子学习,政府则提供经济与无形的支援,这让芬兰不只是全球...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家庭教育是国家竞争力的基础,这种说法一点都不夸张。芬兰政府赋予家庭较大的教育责任, 家长带孩子学习,政府则提供经济与无形的支援, 这让芬兰不只是全球国家竞争力的冠军,还是教育界世界杯的金牌得主。
  拥有世界第一竞争力的芬兰,也拥有世界一流的教育。在国际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调查中,芬兰已经不只一次登上最佳学校教育冠军的宝座。2003年,在受调查的四十一个国家的中学生中,芬兰学生的阅读、逻辑、数学与自然科学能力,都是一流。这令人自然而然地把这座教育界的世界杯冠军奖座与芬兰的竞争力联想在一起,芬兰的教育也成了各国仿效、研究的目标。各国教育界人士络驿不绝地前往芬兰参加研讨会,研究他们的教育制度与理念。结果发现,在漂亮的学业成绩背后,家庭功不可没,芬兰赋予家庭相当大的教育责任。
  
  阅读能力从父母培养开始
  
  芬兰的孩子七岁才入学,在这之前,虽然父母可以把孩子送到照护中心或学前班,但不可讳言地,家庭要负起主要的教育责任。例如,培养小孩的阅读能力、学习兴趣。
  芬兰有一千多个图书馆,平均每250人就有一个图书馆,比例之高,堪称世界之最。一向安静的博物馆中也有许多父母推着娃娃车、带孩子去参观,还在襁褓中或正在学步的小孩,就已能探索世界的奥妙。父母从小就能带孩子们上图书馆,参加婴儿、幼儿的故事时间,借书、读书,让他们养成阅读的习惯。芬兰图书馆的服务也很周到。例如,偏远的地区如果离图书馆较远,有流动图书馆每周到农村的学校巡回送书。如果有借不到、找不到的书,图书馆也会从别的分馆调来,满足大家的求知欲。芬兰的博物馆也值得一提。芬兰境内的博物馆超过三百个,内容五花八门,十八岁以下免费入场。另外,博物馆也常为儿童、青少年举办种种活动、演讲或课程,让家长们乐于带孩子去参加。
  另外,芬兰教育部的报告指出,芬兰父母从小就有在家阅读、念报给孩子听的习惯,让孩子在家中种下喜欢阅读的种子。
  有四成的学生指出,阅读是他们最喜欢的休闲活动。这大大促进了芬兰人的阅读能力。在OECD的报告中,芬兰学生的阅读能力有近二成在最好的第五级,不到2%在最差的第一级以下。
  
  没有寒假作业,父母负责安排假期活动
  
  芬兰每天的上课时数短,即使是中学生,下午两点多就下课。寒暑假中,没有所谓的“作业”,学校也不开“辅导课”。因此,父母得负起责任为孩子们安排活动与去处。芬兰父母的教育观念,也相当值得学习。虽然他们从小就教孩子们读书,但却不把学业当成唯一。在寒暑假里,他们不送小孩去补习英文、数学,而是为孩子安排各种学习生活技能、户外旅游、或是游泳、滑雪、运动的夏令营等活动。
  芬兰家长在与学校的沟通中,也不只在意孩子们的成绩。孩子在芬兰受教育的华人郑爱平在媒体上的文章提到,她的儿子班上曾有一名转学生因为语言不通,学习缓慢,导致全班的进度也变慢。结果,在家长会上,所有的家长都没有异议,没有人要求那个转学生转班、也没有人将自己的孩子转走、或要求换老师。借着这个例子,这些家长让孩子们了解到,成绩不是最重要的事,也鼓舞了所有孩子,在逆境时不要自我放弃,别人遭遇困难时,则要给他机会。
  
  政府聘父母当保姆,政府愿意花钱投资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优越的家庭教育成果不是只存在父母有钱、或有闲的家庭。OECD报告的交叉分析显示,芬兰学生的成绩差距与家长社经地位对成绩的影响,在所有的国家中都是最低。因为政府投入大量资源,帮助家长在家中为教育尽一份力。
  在经济不景气时,政府反而增加教育、研发等经费,希望借此投资未来,挽救经济。所以,小孩出生以后,就能领到儿童福利金、未成年生活补助等等福利。其中,有些部份还限定要用作文化、教育用途,政府把津贴转入每个人的特定帐户,这个帐户的金融卡只能在与政府签约的书店、美术馆等教育文化单位才能消费。
  芬兰也有鼓励家长照顾孩子的制度。例如,他们发给家长照顾儿童的津贴,仿佛父母都是政府聘用的保姆。母亲的有薪产假长达四个月,父母也都能申请育婴假长达半年,同时可领到六成的薪水。儿童三岁以前的无薪儿童照顾假则可长达三年,政府会发给儿童照顾津贴。除了有形的金钱补贴,政府也提供种种服务。例如,如果父母要上班,则有日间托育服务,政府会提供补助,让大家没有后顾之忧地拼经济。学童下课后,学校也有特别的地方让他们写作业或玩耍,而且还安排教师从旁协助、照顾,父母不用费心、花钱再安排安亲班。芬兰家长还拥有许多社会资源,帮助他们教导孩子。
  
  不为孩子劝架
  
  如果没有家长的介入,孩子们就能通过自己的方式来学习如何解决矛盾和问题。
  朋友小平曾随丈夫在芬兰生活过两年,其子则在芬兰的一所小学上学。朋友平时和芬兰的妈妈们多有接触,对那里的教育方式感触颇深。
  芬兰人很重视家庭教育。在与芬兰妈妈的接触中,小平很欣赏她们对孩子的放手方式。有一次,小平跟随一位芬兰朋友辛蒂去她儿子所在的中学接孩子放学,孩子们都在学校的草坪上尽情地玩耍,有的父母远远地站着,看着嬉戏中的孩子们。小平和芬兰妈妈一边聊天,一边谈起教育孩子的感受来。
  这时,不远处有两个看似高中生的男孩子开始打架,其中一个是芬兰孩子,一个是华裔孩子,一位看起来是华裔孩子母亲的女子正在旁边观战,并试图帮助自己的孩子跟对方讲理。但是,两个孩子依然自顾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