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爸爸有办法,用光与美点亮孩子的心

摘要 作家爸爸有办法,用光与美点亮孩子的心亲子时光他是一位知名美文家,也是一位温暖智慧的爸爸,用心培养出两个内心有光和诗意的孩子……提起作家朱...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作家爸爸有办法,用光与美点亮孩子的心

亲子时光

他是一位知名美文家,也是一位温暖智慧的爸爸,用心培养出两个内心有光和诗意的孩子……

提起作家朱成玉,很多人便会想起《落叶是疲倦的蝴蝶》《我们跟着月亮走吧》等一篇篇生动优美又给人感动和启迪的美文。它们好像春光春花又似清月清风跃进心头,催开了一朵又一朵的花。但不为众人所知的是,朱成玉还是一位温暖智慧的爸爸,用文学的思维方式引导和陪伴两个女儿茁壮成长。

爱一朵花就陪它盛开

在朱成玉家里,没有豪华的家电,更没有高档的家具,只有成千上万的书籍。每天晚上,夫妻俩忙完各自承担的家务便一起陪孩子读书。文学丰盈了他们的心灵,也让一家四口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除了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以外,朱成玉还注重帮她们打好文学创作的基础。

小女儿米粒4岁那年,朱成玉带她去公园玩。她兴冲冲地跑到一朵花前,把嘴唇凑上去亲吻。吻过之后,还双手托着花看了好半天。

朱成玉好奇地问女儿在看什么,小米粒歪着头认真地说:“我想记住这朵花的样子。”

“怎么可能记得住呢?相同品种的花长得都是一样的。”听见女儿的童言童语,朱成玉不禁笑了起来。

“不是的。”小米粒仰头看着爸爸,坚定地说,“不一样,因为她脸上多了我的一个吻啊!”

一周后,朱成玉再次带着小米粒去那个花园玩,她跑到上次吻花的地方看了好久,突然伤感地说:“爸爸,我吻过的那朵花不见了,她不跟我说再见就走了。”

朱成玉很震撼:原来,最美的诗句诞生于最纯净的心灵!他发现小女儿身上有文学细胞后,开始有意识地引导米粒思考。冬天来了,小米粒拉着爸爸的手,踩在松软的雪地上说:“爸爸你看,地上薄薄的雪看着不白;但很多雪落在一起就特别白!”

朱成玉便根据女儿的这句话,即兴编了一个小故事讲给她听:有一片小雪花,总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雪花,瞧不起其他雪花。有一天,她悄悄一个人跑到原野上玩,可是一飘落到地上,就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白了。这时,天上的小伙伴们不停地飘落下来,越来越多的同伴落到一起,原野上的雪变得很厚很厚。小雪花才发现,原来这么多的雪落到一起,才是最白的,也是最美的……

有这么一位循循善诱的作家爸爸,小米粒心中诗意的星光也越变越亮。有一次,朱成玉带小米粒回父母家。路上,她看到一朵云低得仿佛触手可及,随口说了句:“那朵云可真淘气。”

“米粒,你能不能根据自己看到的情景,编一个小故事呢?”

小米粒想了一会儿,编出一个BpkxX2bWyEEf8DOKub3nHw==美丽的故事来:在天堂,有一朵淘气又贪玩儿的云。有一天,他太无聊了,想到人间去玩儿,可是上帝不让他去,说:“你的伙伴都在天上好好地工作,你为什么就不?”几天后,这朵淘气的云终于忍不住,偷偷飞到地上。正在玩耍的时候,一阵风把它刮到树上。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这就是你贪玩儿的结果!”

他很后悔自己那么贪玩儿,现在没办法再回到天上去了!他很伤心!就在这时,一只麻雀落到他的肩膀上。小麻雀左瞧瞧,右看看,然后又吹着口哨把另外一只小麻雀也叫了过来。小麻雀越来越多,把他当成鸟巢,在他的怀里睡觉。淘气的云忽然开心起来,比起回到天上去,更让人感到幸福的是:你帮助了别人,给别人带来温暖和快乐。看吧,人间万物就是如此相爱的……

在朱成玉的耐心引导下,小女儿米粒的写作文能力非常出色。因为对她来讲,写故事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

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朱成玉也遇到过挑战:大女儿米花偏科严重,不喜欢数学,就连数学作业也不好好做。一天晚上,朱成玉给米花送水果,发现她非但没有做作业,还在数学作业本上画了一朵花。

朱成玉拿起米花的作业本,笑着说:“这朵花真漂亮啊,可惜你把花放错了地方。等你写完作业,爸爸送你一个漂亮的素描速写本,我们一起把这朵花‘移植’到那里,好不好?”

没有训斥更没有打骂,温存而富有诗意的引导,却比风暴雷霆更有震撼心灵的力量。从那以后,米花渐渐学会合理安排时间,每天回家先写作业,然后再阅读文学书籍。随着学习效率提高,她对数学的畏惧情绪也渐渐缓解了。

朱成玉说:“美好的生活就应当这样,忙时努力奋斗,闲时让一卷书、一幅画、一首歌去点亮心灵。”

想拥有制造光的能力,先保有一颗接纳光的心

作为一位知名美文家,朱成玉深知优秀的文学作品,并不是虐心狗血的传奇故事,而是能给读者带来感动和鼓舞、充满正知正念的文字。而想感动读者,作家本身就得是一个善良的人。麻木、冷漠的人,写不出热血澎湃的作品。在他的言传身教下,两个女儿都很善良,她们的文章也闪烁着善和美的光芒。

大女儿米花5岁那年,每逢周日,朱成玉都要带她去看望爷爷奶奶。回家途中有一个劳动力市场,那里常年蹲着一些出苦力的人。有一天,米花好奇地问:“这些叔叔蹲在那里干什么?”朱成玉回答说:“那些叔叔家境不好,小时候没机会读书,长大后要付出很多劳动才能有饭吃。你看,他们不管刮风下雨都要来这里挣钱。”

朱成玉没想到,他无意的几句话竟然在女儿的心里泛起波澜。

当年冬天,一场雪把大地装扮成银色的童话世界。本以为米花会高兴地堆雪人、打雪仗,没想到,她竟然忧心忡忡地问朱成玉:“爸爸,雪下得这么大,真的太冷了。那些拿着铁锹找活儿干的叔叔们咋办啊?我长大后,要在那儿盖一个大房子,让他們在屋里等活儿干;我还要烧很热的炕,让他们累了就坐在上面休息……”

看到女儿居然肯为一些素不相识的人担忧,牵挂他们的冷暖,朱成玉心里真是既震撼又感动。

后来,朱成玉把这个细节写进《顺从一颗悲悯的心》这篇文章中,刊发在《孩子》杂志上,后又被多家刊物转载。米花从杂志上读到自己的故事特别开心和自豪。同时,她也通过爸爸的写作示范学会收集生活中的光,用诗意的表达去记录平凡生活中的感悟。

作家爸爸身上的强大艺术感染力熏陶着孩子成长。米花对文学主题的把握和诗意的表达有着超乎寻常的天分,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读给全班同学听,她的写作兴趣和信心更浓了。上初中后,米花进入创作爆发期,在《作文与考试》《语文报》《辽宁青年》《少年大世界》《中学生阅读》等刊物上发表100多篇文学作品。其中《一棵树的歌声》在《中学生阅读》举办的征文比赛中获得一等奖,成为老师和同学们眼中光芒四射的少年作家。

对此,朱成玉感到很欣慰。他深信,一个内心有光和诗意的孩子,未来一定也是光和美的发现者和创造者。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1-11-25 08:24)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上一篇:追云的小孩       下一篇:全职带娃这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