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神外故事多,远比电视剧丰富

摘要 一个脑瘤孩子的故事Q:听说前段时间你们为一个患脑瘤的孩子做了手术,能具体讲讲吗?A:孩子是偶然头疼,发现颅内巨大肿瘤。第一次是家属通过朋友带着片...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一个脑瘤孩子的故事


  Q:听说前段时间你们为一个患脑瘤的孩子做了手术,能具体讲讲吗?
  A:孩子是偶然头疼,发现颅内巨大肿瘤。第一次是家属通过朋友带着片子过来,当时打电话说小孩儿可能只有一周生命了。看了片子,觉得应该还是可以治的。但病情确实很严重,小孩子肿瘤有几个特点:孩子小,肿瘤大,恶性多,脑室里的瘤子大概90%~95%都是恶性,这么大的瘤子首先考虑恶性。这种情况下,小孩虽然生命力顽强,但是经不住折腾,要是上了台一旦出血多,可能呼吸、心跳都会停掉。我们跟家属交代说手术风险很大,瘤子也很大,可能预后也不太好,甚至下不了手术台。家属非常配合,也非常淳朴,说:“如果真的出现这些情况,我们把器官捐献了。”
  当时妈妈跟孩子说,“如果用你身上的东西帮助别的小朋友,让别的小朋友健康了,你能接受吗?”孩子很高兴,笑着说:“我愿意啊,我真的很愿意啊。”这个孩子真的就是不假思索、两眼闪光,很开心地答应了。
  Q:是不是这样的孩子和家长会对你们有更多的激励?
  A:我们感觉,对医生的干扰越小,可能医生判断和治疗上的束缚也就更小。但这次虽然患者和家属都非常配合,可手术的风险包括肿瘤的性质、出血的程度、小孩能不能耐受、术后会不会出现并发症,如肢体瘫痪、昏迷、语言不行、视力不行......都是未知数,全部要考虑。因为脑部功能区中有些损伤已经存在了,又要全切肿瘤,或多或少可能会有损伤。
  手术进行了8个小时,第二天孩子不但醒了,胳膊腿活动没事,视力没事,语言也没事。现在孩子已经顺利出院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是想给孩子带来一个最优化的预后,不轻易给他做放疗,而是严密观察。孩子很小,如果盲目做放疗的话,会很痛苦,对孩子的认知、生长发育影响都很大。

神经外科医生是“情感枯竭型”


  Q:如果家属有困惑的时候呢,怎么办?碰到过家属想放弃的情况吧?
  A:家长放弃的原因是怕留有后遗症,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沟通,一个好医生,他应该有这样的特点:要了解到病人的心理,更要了解病人对疾病的了解、要求和能承受的程度,这些直接影响到下一步的治疗。如果家属说我们不治了,也不能强迫把孩子弄到手术台上。其实真正互相了解了、沟通了,绝大部分家属或者病人都是通情达理的。
  Q:神经外科医生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A神经外科医生都是“情感枯竭型”的,这主要是指医疗行为上的感觉。其他外科,做个阑尾炎治愈了,骨折了把骨头接上了,而神经外科不是这样的。肿瘤来了,今天切了,是恶性的,一年、两年没起来,第三年又找回来了;脑积水来了,这回治好了,过两天又不好了,老是处在一个相对失控的状态。
  国外小儿神经外科的住院医师要三十七八岁才开始,要拿两个证,既要拿儿科的证,也要拿到神经外科的证,学的东西非常多。脑科已经是所有手术里边精细度最高的了。儿童脑科更是要求精益求精。有人说神经外科是外科里的皇冠,我们就是皇冠上的宝石。
  从风险上讲,我们和心脏科的医生算是顶级的,因为一个面临的是中枢衰竭,一个是泵衰竭。单纯当作一份职业的话,可能很难坚持一直往下走,是因为心中还是有梦想,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梦想。

隐蔽、复杂的疾病需要通力合作


  Q:除了兇险的颅内肿瘤,小儿神外还会处理哪些问题?
  A小儿神经外科包括小儿脑内、脊柱所有先天后天的疾病、遗传性疾病,包括脑瘤、血管病、癫痫、疼痛。通俗地说,我们每天做的事,就是大脑、脊柱方面的所有疾病。
  Q:毕竟是大脑里的疾病,不太容易发现,出现哪些症状,父母最好带孩子去做下检查?
  A:脑瘤对于孩子来说,没有什么特异表现,因为孩子不会表达,即便表达也讲述不清楚。其实只有颅压高一个表现,其他如头疼、吐,虽然是脑瘤的一个表现,但其他疾病也能引起,并不是脑瘤的特异性表现。
  Q:检查时常用的CT、磁共振对孩子的健康有无影响?
  A:CT是有放射线的,而且放射线的量还不小,相当于200张胸片。磁共振,目前并没有定论会引起损伤,有人说磁共振上有电磁的辐射,但缺乏一个官方的解释。
  Q:大家齐心协力把一个小生命救活了的那种感觉,是很多行业享受不到的吧?
  A:你再强,一个人也打不出几颗钉来。所有外科医生都是团队配合,麻醉科、ICU、其他基础病科室,可能各科都有。我在综合医院的时候,给5岁以下的小孩儿做手术,那就给麻醉师加分了,因为确实难度加大了;在儿研所,小孩子出生一天也不会给麻醉师加分,血管细,动脉、静脉都要扎上,深静脉还要扎上,这个难度系数远远高于成人了。

医生心里话


  神经外科里头能够讲述的故事实在太多了,其实,远比电视剧里的那些丰富多了。在小儿神外,几乎每一个小孩都有一大本故事。
  作为儿科神经外科大夫,救一个孩子,是救了一个家庭,再一个,孩子治好了,未来他有可能为社会做出很大的贡献。所以我们做的这些不仅仅是挽救一个家庭,一个孩子,对社会、对国家都有很大的影响。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0-07-23 13:48)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上一篇:神奇的“袋鼠式护理”       下一篇:关于分床你该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