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伙儿被表白,老母亲慌了

摘要 我家小伙儿被表白,老母亲慌了亲子时光大人眼中的“表白”大事件,对孩子来说,也许只是朋友间的聊得来。周一蛋壳去上学时,因为工作需要,我不得...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我家小伙儿被表白,老母亲慌了

亲子时光

大人眼中的“表白”大事件,对孩子来说,也许只是朋友间的聊得来。

周一蛋壳去上学时,因为工作需要,我不得不使用一下他的平板电脑,其间来了条微信。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开明老母亲,我是充分尊重孩子隐私的。可作为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女人,我还是手欠地点开了微信。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微信是用我的另一个手机号申请的。严格意义来讲,这是我的微信,因为蛋壳周末上网课要用,所以借给了他。这么来讲,我看看其实也没啥了不起的。

结果,不看则已,一看惊人,而且是越看越惊人。

我发现了儿子和那个小女孩的“故事”

微信是和蛋壳一起上网课的一名女同学发来的,她说:“哥哥,在吗?”

纳尼?哥哥?我家蛋壳,刚满12岁、刚进入变声期的小男孩居然成了别人口中的哥哥?我下意识地感觉到,此“哥哥”绝非普通意义上的“哥哥”。可是,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我揣着忐忑不安的心继续往上翻。

两人的“故事”应该是从寒假开始的。女孩喜欢玩一款线上游戏,然后就从学习群里加了蛋壳的微信,主动带他玩。

看到这儿,我想起来了。

寒假时,有一次上完网课,蛋壳跟我申请:“老妈,我能不能玩会儿游戏?”之前有段时间他玩过一款游戏,听说只要游戏者不主动退出,就可以无限次复活。我怕他上瘾,就帮他戒掉了。怎么现在又说要玩游戏?

蛋壳说不是上次那种游戏,“这是一款网络虚拟社交游戏,你不是总说我不社交吗,我先在网上练练。”这话没毛病,只要游戏时间把控得当,我也就默许了。现在看来,这个女孩就是蛋壳入门这款游戏的“领路人”。

繼续往下看。蛋壳爱听英文歌,经常把觉得好听的歌曲分享给小女孩,当然也仅限于周末,毕竟两人都还是六年级的小学生,平常都得上课。有时候,蛋壳还会写一些英文金句发给对方。嗯,在青春期边缘懵懂试探的年龄,造一些跟青春有关的句子也说得过去,何况还是英文。对于这一点,老母亲还挺欣慰。

继续看下去,我发现聊天话锋不一样了。女孩开始发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先是说自己心情不好,让蛋壳猜原因。我儿子我了解,典型的小直男,说话不过脑子。他说:“猜不出来,为啥?”女孩说:“我在学校被大家孤立。”

为什么?”

不知道。我不喜欢他们,他们也不喜欢我,我没有朋友。”

“他们是谁?你同学吗?”

“是的。我感觉很孤独。”

“难怪你爱玩游戏,”直男蛋壳如是下定义,“原来你是在逃避现实。”

女孩不接蛋壳的话茬,继续自说自话:“不过我现在不觉得孤独了,因为我有你。”蛋壳话不对题:“你学习成绩好吗?在你们班里排第几?”女孩继续自己的话题:“我有一个秘密,不知道该不该说?”蛋壳也继续自己的话题:“我今天又听到一首好听的歌,分享给你。”“还是告诉你吧,我……喜欢你。”

呃……这俩孩子前言不搭后语都能说这么多,服了!等等,这是被表白了吗?蛋壳会咋回复?我都不敢往下看了,万一他说我也喜欢你……那不是妥妥的早恋了吗?我的心像块紧紧团在一起的抹布,揪得不像样。

我从捂住眼睛的指缝里偷偷继续往下看,直男蛋壳回复道:“不说这个了,咱们换个话题。你在你班成绩到底排第几?”顿时笑哭。

我也不知道是该庆幸他情商低呢,还是该夸他定力强。但作为一个新时代负责任的老母亲,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去探探这个被表白了的男孩内心的真实想法。

抓狂的老母亲VS淡定的娃

好不容易熬到蛋壳晚上放学回来。饭桌上,我小心翼翼地按照打好的腹稿提起这个话题,语气极尽温柔:“那个,今天妈妈用你的平板电脑了。”“嗯。”蛋壳集中精力做个称职的“干饭人”,嘴里塞了满满一口饭。“妈妈看你微信了。”“嗯。”蛋壳还没get到为娘想要说的点。于是,我决定直奔主题:“有个女孩给你发微信了,还叫你哥哥。”“哦,那是上网课的同学,就是带我玩游戏的那个。”

这也不是重点啊,儿子。我的语气变得急促起来:“我看到她跟你表白了。”蛋壳表情有些不自然:“妈,我可没回应她。”蛋壳的反应让我觉出自己语气不当,于是缓了缓,先肯定了他的做法:“妈妈看到你的回应了,很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这点很好。但是,妈妈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妥。”

然后,我尽力做到简明扼要地解释:首先,你们是六年级的小学生,说“喜欢”这两个字为时过早。其次,喜欢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气场相合的感觉,建立在相互了解信任的基础之上。你们不过一起玩了几次游戏,连面都没见过就谈喜欢,未必是真实的。最后,既然她说在学校里没有朋友,那你作为她信任的同学应该鼓励她打开自己,多和现实中的同学交朋友,而不是依赖网络。毕竟你们只是网络上的同学,而你也只是个12岁的小男孩。

作为一个担心孩子早熟早恋、心急如焚的老母亲,我不知道这些说教意味浓厚的话有多大力度,是不是能触动眼前这个嘴边已经长了薄薄一层绒毛的男孩。说完,我焦急而渴望地期待着他的回答。

蛋壳咽下最后一口饭,抹抹嘴,若无其事地对我说:“妈,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没早恋。我就是觉得跟她还算谈得来,喜欢给她分享几首歌。不过我觉得你说得对,作为朋友,我是应该鼓励她的。”

不不不,这好像不是我发起谈话的主要目的啊。我的本意是想让蛋壳明白,他们继续联系下去很危险,想让他主动提出删除那个女孩的微信,不再联系。我思量半天决然发声:“妈妈建议你主动切断联系。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你的意愿最重要。”没想到蛋壳痛快地答应:“行,那就听你的,删了吧。反正我现在学习紧张,除了周末很少有时间登微信。”

提心吊胆一整天,我总算舒了一口气。

晚饭后,我正在洗碗,蛋壳凑过来笑嘻嘻地说:“老妈,我有个请求。我觉得没有任何理由就删掉人家不礼貌,可不可以在这个周末跟人家说一声,说我要小升初啦,学习特别紧张,以后就不登微信了,行不?”

其实,和儿子聊完,我就有点后悔了。沟通中我发现,我眼中的“表白”大事件,在蛋壳那里压根没起任何涟漪,而且他在交友以及与朋友相处上很有自己的想法和态度。再加上儿子刚才这个请求,考虑周全又贴心,愈发让我觉得,真的是我想太多,以成人的想法度量了孩子的思维;是我太焦虑,幻想出了很多所谓的危险,冲动地给孩子上了一堂自以为是的说教课。

好吧,我承认,从看儿子的微信开始,我就错了。没有尊重孩子,不信任孩子,还想替孩子做决定。还好,蛋壳成长得很健康,也用他的行动让我这个老母亲及时醒悟,以后再也不干这种瞎操心的事儿了。

刷完碗,我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转头递给蛋壳一个灿烂的笑脸:“请求合理,为娘准了。”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1-07-26 08:07)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上一篇:请听孩子把话说完       下一篇:大宝,谢谢你这么爱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