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眼妈妈”将仇家女儿培养成才

摘要 “独眼妈妈”将仇家女儿培养成才亲情空间她被丈夫家暴,永远失去了左眼。丈夫入狱后,其婚外女儿却机缘巧合来到她的身边,渴望有个地方收留。面对仇...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独眼妈妈”将仇家女儿培养成才

亲情空间

她被丈夫家暴,永远失去了左眼。丈夫入狱后,其婚外女儿却机缘巧合来到她的身边,渴望有个地方收留。面对仇人的女儿,她最终以德报怨,关心体贴,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忘掉了仇恨,救赎了自己。请看这个人间大爱故事——

离婚事件上升为刑事案件。李芳心如死灰,拒绝赔偿,坚决离婚

2007年大年初三的晚上,李芳忽然听见敲门声。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女人自我介绍,她叫王云飞,来找何建利,旁边的小女孩叫何慧,是何建利的女儿。

何建利?李芳一听这名字立马要关门:“我和何建利已经离婚了!”王云飞赶紧用手撑住门框,解释说要不是何建利失联,她是不会大过年的特地从贵州赶来——

原来,早在1994年,王云飞在深圳打工时与何建利未婚同居生下女儿何慧,后因性格不合,两人分手。并协商女儿由王云飞带,抚养费由何建利出。开始,何建利还能按时给抚养费,但后来给的越来越少,最近一年干脆断了汇款,人也联系不上了。王云飞成家后又生了一个儿子,加上经济条件不好,女儿的存在让她的婚姻多次亮起红灯。无奈,她按照何建利跟她提过的地址找上门来,想将女儿转给何建利抚养。

面对王云飞的哭诉,李芳心里掠过一丝同情,但很快被仇恨淹没——

何建利,正是这个曾经是她丈夫的人,毁了她!

2000年,李芳在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时认识了何建利。何建利对她一见钟情,展开热烈追求。因都是湖南人,春节前两人结伴回家。何建利坚持将李芳先送回老家张家界。到了李家,何建利能说会道,很讨李芳父母的欢心。一年后,何建利上门提亲。李家只有两个女儿,李芳的姐姐嫁到了衡阳,于是他主动提出入赘李家。2003年元旦,何建利与李芳结婚。婚后,何建利拿出积蓄为李家翻建房屋,并让妻子暂时留在家里当监工。不久,何建利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李芳与包工头好上了,但因没有确凿证据,所以他忍着没有发作。过完年,他不再外出打工,而是留在张家界,靠带游客抄小道逃票挣钱。他让李芳一起干,李芳拒绝了。此后,何建利开始酗酒,并在酒后对李芳拳打脚踢,两人矛盾不断。

2004年11月,李芳忍向当地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何建利收到传票,多次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迟开庭时间,并几次向李芳请求复合。12月,何建利再次要求李芳撤诉。李芳依然不肯,两人动起手来。厮打中,李芳气愤地说:“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何建利怒火中烧:“那我就让你瞎眼!”说完,他左手拽住李芳的头发,右手朝李芳的左眼抠去。顿时,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李芳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邻居赶来,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将李芳送往医院。然而,李芳的左眼球已经破损感染,她永远失去了左眼,经鉴定为五级伤残。

离婚事件上升为刑事案件。李芳心如死灰,拒绝赔偿,坚决离婚。最终,何建利被张家界市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判决生效后,李芳将父母送到衡阳姐姐家,自己不出门,不与人交流,每天生活在对何建利的仇恨中。

对这段往事,李芳不愿多说,径直将王云飞推出门去:“我和何建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走吧。”

在母女俩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李芳忙忙碌碌,再也没时间恨何建利了,因为女儿成了她的希望

赶走王云飞母女后,李芳大哭了一场。看来,何建利对她除了伤害,还有欺骗!

第二天清早,李芳一开门,发现何慧独自坐在门口,便问怎么回事。何慧说早晨六点,妈妈退了旅馆,把她送到这儿,让她敲门进去等爸爸。可她不敢,又没追上妈妈,只好回来坐在门口等。看着前夫兼仇人的女儿,李芳的愤怒大于悲悯,她一言不发锁门而去。晚上回来,何慧还在她家门口,一双小手冻得不停地搓。李芳心中不忍,将何慧叫进屋,简单地做了晚饭。饭后,何慧麻利地收拾碗筷,还将李芳的衣服洗了。

此时,天已黑透,李芳不忍将孩子撵出门,便留她在家住了一夜。

次日一早,她带何慧坐大巴车赶往何建利的父母家。到了何家,何父根本不知道何慧的存在,也不愿认养,且儿子被判无期徒刑,很恨李芳,骂着让她滚。

李芳只好领何慧回来。到门口,她让何慧打电话喊妈妈来接她,说完自己进屋了。晚上临睡时,何慧来敲门,说自己打通了继父的电话,继父一听是她,没让妈妈接电话就挂了。

初春的夜晚寒意很浓,何慧额前的发丝凝固着细细的冰碴儿。李芳再次心软,将孩子迎进屋内。第二天,她联系王云飞的丈夫,跟他说了何建利和自己之间的事,并说何已坐牢,让他接孩子回家。没想到,王云飞的丈夫说,那也轮不到他养。

李芳同情何慧,却不知如何安顿她。这时,工友蒋宁帮她在哈尔滨找了一个工作。2007年2月下旬,李芳只好带着何慧一起去哈尔滨。火车上到了吃饭的时间,李芳拿出盒装方便面。何慧机灵地接过面碗,泡好后端给她。李芳让何慧拿碗分面吃,没想到,何慧将大部分面都拨到了李芳的碗里,而自己的碗里汤多面少。多懂事的孩子!李芳心里一阵酸楚。

到哈尔滨后,李芳租了间民房住下,同时托蒋宁帮忙联系福利院和想收养孩子的家庭。

当时,哈尔滨的气温昼夜都在零度以下,出租屋全靠烧煤取暖。没想到,何慧有严重的气喘病,出租屋小而且空气不流通,几天后哮喘病发作。停止烧煤后,屋里的温度低到零下,何慧的哮喘病刚好,接着又感冒了。

李芳很心疼,便带何慧回到湖南,在慈利县城定居下来,靠卖菜和做鞋垫为生。她视力不好,何慧就帮忙打下手,穿针引线,给布料分类。

李芳没念过多少书,所以开始也没想让何慧读书。然而,一提起过去,何慧就说她最开心的时候是在学校,并且最后一次考试,她还考了年级第一。另外,她总是长久地盯着背书包的孩子。这让李芳意识到,何慧渴望读书!可她愿意带仇人的孩子已是极限,怎么可能倒贴钱让孩子读书?再说,她也没有这个经济能力。

5月的一天,李芳看何慧在家写作业,感到奇怪。一问,原来何慧是帮院里的孩子写的,一科作业两元钱。这样,她既能学习又能赚钱。李芳听后,心底的自私和仇恨终于被彻底冲走:孩子需要读书,她不能耽误孩子!随后,她联系王云飞,称孩子想妈妈,也需要读书,如果不方便,她可以送何慧回贵州。然而,王云飞在電话里哭了,说等她做通丈夫的思想工作,就接女儿回去……

李芳很无语,让王云飞将孩子的户籍证明寄来,让孩子在她这里读书。王云飞连声道谢。

接着,李芳找到当地学校,称何慧是自己的女儿。因她是残疾人,校方很照顾,安排何慧插班就学。此后,何慧改口叫李芳“妈妈”。

何慧很懂事,一放学就赶往菜场,给妈妈帮忙,作业就在菜摊上抽空写;每天早早爬起来陪妈妈前往蔬菜批发市场,帮她看秤、装菜……

在母女俩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李芳忙忙碌碌,再也没时间恨何建利了,因为女儿成了她的希望。

何慧将亲妈送到火车站,但并没有跟去。因为,这里还有更需要她陪伴的人

2007年9月,何慧上初中了。開学后不久,李芳被何慧的班主任叫到学校。原来何慧和同学打架,并将对方咬伤。李芳又气又急,当即拉着何慧让她向对方道歉。哪知,何慧倔强地说:“我没错!”“你咬人还有理了?”李芳举起了巴掌。“他骂你。”何慧忽然哭起来,“他骂你是瞎女人!我要他住嘴,他不肯,我才咬了他。”李芳高举的手缓缓落下,将何慧搂在怀里:“他骂人不对,但你也不该咬人。”何慧哭得更凶了:“以前,他骂我是野种,我不在意,但他骂你就不行!”李芳紧紧搂着女儿,泪如雨下……

何慧升入高中后,每逢双休日,都替妈妈摆摊,成绩依然名列前茅;一到寒暑假,她就去打工,积攒下学期的学费……街坊邻里羡慕地在背后说:“那个瞎子的女儿了得!”

2013年,何慧参加高考,分数远超一本线。李芳想让她报湖南大学,没想到她报了吉林的二本大学北华大学。原来,她和高中同学黄波牵手了,黄波报了北华大学,所以她也报了这所大学。李芳提醒女儿,她有哮喘病,适应不了北方的气候,但何慧还是义无反顾地和男友去了吉林。

进入10月,学校开始供暖。果然,何慧的哮喘病频频发作。李芳听说后心急如焚,再次北上。她在北华大学新校区旁租了间没暖气的房子,用棉被将门窗堵上,买来北方人不常用的电烤炉取暖。白天她到饺子馆打工,晚上何慧放学后,她就烧上热水,让何慧泡脚。何慧的病好了,而李芳的手因为洗碗、包饺子,被严重冻伤,裂开道道口子。何慧心疼妈妈,让她回南方。但李芳不愿意,女儿要读完大学还有三个冬天,她不放心。

2015年暑假,黄波请何慧去内蒙古旅游,但何慧找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兼职,就放弃了。开学时,她用挣来的钱给妈妈买了一件衣服,给男友买了篮球护腕。当她准备将礼物送给男友时,却意外看到男友搂着大一的小师妹。何慧心生委屈,却仍卑微地等待男友回心转意。没想到,黄波说:“我们不可能了,你太忙了!”

自小缺失亲情的何慧把爱情看得很重,失恋后,她不吃不喝,终于体力不支昏倒在教室,被同学送往医院。李芳赶到医院,泪流满面:“傻孩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怎么办啊?”第二天,何慧没看到李芳;第三天,李芳手臂上都是擦伤来到病房。原来,李芳去找黄波理论,没想到被羞辱了一番,李芳急了,找黄波拼命,却被推倒在地。

何慧心疼得说不出话来,李芳很坚强:“谁伤害我女儿,我就和谁拼命!”望着眼前的妈妈,刚到40岁就有了不少的白发,为了自己,她付出了太多太多……何慧终于悟到,失去爱情,还有妈妈。她决定疗愈情伤,好好生活。返校后,她埋头学习,2017年3月考上了研究生。

同年4月,王云飞突然找到李芳。原来,这两年她做玩具生意,手头宽裕了不少。听闻何慧考上了研究生,她将偷存的三万元钱送来,以答谢李芳多年的付出。李芳不愿收,两人拉拉扯扯惊动了何慧。王云飞觉得女儿已经长大,便将李芳的遭遇如实告诉了她。何慧听后泣不成声。当初,李阿姨只说自己离婚了,并没有提及眼伤。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让妈妈失去左眼的仇人之女。她跪在李芳面前:“妈妈,你应该恨我,不该养我,却还这么爱我……”李芳拉起女儿:“慧慧,爱和恨要分开算。我也要感谢你,是你让我不再天天想着仇恨,有勇气继续生活。还有,你不要怪亲生妈妈,她有她的难处……”几天后,王云飞要回贵州了,何慧将她送到火车站,但并没有跟去。因为,这里还有更需要她陪伴的人。

2020年,研究生毕业的何慧,已经有能力让妈妈过上好一些的生活了。她应聘到长沙一家教育机构工作,租了套两居室,还在院子里栽上了妈妈喜欢的石榴树……

9月,何慧领着妈妈来到湘雅医院,给妈妈装上了义眼。最近,她正穿梭在长沙各大相亲会上——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妈妈,因为爱情,她的妈妈也应该拥有!

【编辑:杨子】


    A+
(来源:网站编辑 发布日期:2021-06-15 08:11)
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